中華民國後備憲兵論壇 | ROCMP Forum

[事件] 警備二總隊-林邊海防班哨血案

[複製連結]
老潘 發表於 2006-2-12 21:27: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檢視: 25444|回覆: 15
原帖引用 xiaujeng 於 2006-2-12 16:08 發表 & _' J" x0 q7 p+ C' K% |
..71或72年屏東林邊也發生本部海防班哨老士官攜槍殺人案 ...
+ Q5 ?0 f' T; d5 h4 R
有一位宋澤萊寫的"打牛湳村",因屬於台灣本土文學,戒嚴的時候被列為禁書。作者在序裡會寫道這個案例,茲摘拮提及的該案例如下:% l- r$ T  p* L  y  ~: ]
http://bbs.ntu.edu.tw/cgi-bin/re ... E9EKM&type=file
. l# O. e* V" u) Z- h& c9 b[box=ccffff]
9 e' X5 {$ C: z7 Y' H" B+ F  T( u+ w當時我的確是在心靈把自己流放了,我統合了半虛構與半真實經營著綺異
- n4 n1 u) W. \0 i( _# ~$ d$ |的小說。心靈渴求解放使我不得不如此做,在這,我不得不要提及那年我們的
" r' d: ?, \7 @/ k- f6 R+ K' P部隊所發生的一件極其慘怖的事:
9 Y1 P* ~( o. @( M& B5 `5 q
9 t/ }7 s7 y: n- i/ g  在海岸線,那兒有一個屬於我中隊的班哨,由大約十五個老士官組成。班4 W, S5 X& h, k9 x: |; `& E2 h3 e0 Y
哨位於每一個小村內,面對著大海,有著狹長的沙灘、遍地的黃藤花以及椰子1 E+ G6 q2 c) [8 D& D$ c4 M
樹,副熱帶的陽光燦爛美麗。在一個裝備檢查的日子,我們正在距離班哨有二4 z$ H6 x5 i. y& X" [
公里的中隊部忙碌,槍響了。即使距有二公里,但聽到的人都說:「好響亮的槍
: I& g, ~& Q5 g) p聲啊!」不久,我們的隊本部接到了班哨出事的消息。我和二個同期的預官立' K0 I( q- k0 `* T) u1 x: |) [& O8 X- F
即攜了槍,騎了機車,趕往海邊班哨,整個村莊都騷動了,軍警包圍了班哨,( t- X2 @% u/ a9 b
隔離了民眾,狀況極為緊張。我們得悉一個精神異狀的老士官,開槍射殺班兵
. E, p3 p) `5 ]+ I7 m+ s5 `+ P及漁民,躲在班哨後的掩體處,負喁頑抗,不肯繳械。他身上攜有四十發以上  @& l1 g+ F: k
的M1子彈,正漫無目的朝空鳴放。時間在恐怖中渡過。黃昏時,上級長官來  y! K0 E/ x! l* t
了,在苦勸以及威嚇中,兇手的老士官扛槍出來投降了,我猶記得他光禿的腦$ ^4 O$ U* }2 M2 P; X/ v/ p& }
袋映著夕陽,臉上有嬰兒一般的笑容。 & J. v" v. d' m  e$ Y
* u8 F& y5 M: U+ F
  我們三個預官首先衝進班哨集合場。天啊!便在那水泥場上躺著一具具士
2 Y+ @) Y& l) @官的屍體,槍傷的身子因血流光了就縮小了。餐廳、寢室中、後院子都有死者,
% E+ y' s. ?% V6 d, a2 d7 |8 S那個兇手把班哨的人都消滅了。鮮血的味道直衝鼻孔,被巨大子彈打穿的身子
% p8 s5 \: E$ \5 I破散有如醬果。我不敢相信,那些死去的老士官是曾經與我喝酒鮮蹦活跳的人。
2 V1 z* Q4 R7 G1 A/ y) C! r
4 n8 m* y3 j- m9 n* }! e( L  整個事件是極其悲慘的,而事情的發生緣因是荒唐的的,那不過是兇手的
2 ^+ J) Y( U, T9 f- M6 `士官長懷疑全班哨的人都想害他就開火了,他是澎湖調來的問題老兵。在混和
1 _% d) }9 Z! x9 M) ]+ C6 N8 \! z著海羶和血腥的味道中,冥紙燒起來了,消毒的酒精洗過一切的血漬,祭典展
1 U2 z) c+ Z* @  ^開了。我目賭無可挽回的由南部各地買來的靈柩,將那些屍體裝殮,埋入荒涼2 K) s$ ?4 E0 E
的海墓園。情景猶如黑白顏色的噩夢。

- l9 _' m+ _$ J( ]- A% C: h, c; J% O7 h
  是這件事使我想逃避現實。我從小就看過許多無常之事,但沒有一次見過% K3 D/ C3 |0 C7 i
這麼多的死者。他們被殺,屍體支離破碎,而後永埋黃泉。連續一個多月,我
  X! I1 P; T% x在恐懼與悲傷中不能入夢。二個月後,我奉調離開林邊,駐守佳冬海岸,管理
/ d' f3 U! r! e% e6 Q+ t- A一個小分隊。第二年初春,我又奉調於小琉球,管制那個小小島嶼的漁船筏。
9 v4 R+ g3 R0 w9 ?) ]+ x
" K2 e7 ^8 H. o9 b, E" D  佳冬海岸及小硫球復甦了我若干潰散的心魂。在佳冬,我常出入在海鷗公( H( I  Y* E% o( u' u
園一帶巡邏,海上風景及漁民生活給了我一種治療;在小琉球,我住在一個舊3 g; }( Q- N5 X' w2 U! {$ w
日監獄改裝而成的指揮部,閒時巡視於碼頭與班哨間,我盡量涉足在礁石與沙
2 T" i; g0 G0 g( C, v( J6 R灘上,想像地讓我的心靈變成一片的潮音。每當假日,搭著交通船,來往於小9 H$ M/ e5 r1 _1 b: W! Z; v; `" g
琉球與東港海面,故事便展開於腦際,出奇地清晰與美麗,由「岬甲上的新娘」/ ^% ]% e9 v' R
寫到「漁仔寮」,我接到了退伍令,卸下了戎裝,回到故里的農鄉。 [/box]
2 O6 i# d/ f+ y2 W) V# @  \那個封掉的據點我入伍前都還在.現在不知拆了沒?. A6 M% h& S. ]" G- K9 o: \8 ?2 [

5 f6 m& I$ X7 H& l7 y: M明天小弟會到林邊一趟,不過目的地是仁和村管訓隊舊址拍幾張照片(沒拆掉的話?),如果離海邊尚近我會過去一趟找找。
; c, u! A% K9 j! c9 g
: J& ~0 v, }  }2 a# ~請問Xiau'兄:您知道警備二總隊的舊址位於何處嗎?
 樓主| 老潘 發表於 2006-2-13 21:50:21 | 顯示全部樓層
※警備第二總隊-林邊中隊部※   位林邊鄉中心- u4 U& l+ \0 R* ^" u
1 k0 \& |' l: B0 B' l$ g  S
遺址已拆除10年以上,經由'鄭桑與一對不知名夫婦確認地點。該中隊部離崎峰據點有半小時腳程,當時崎峰慘案發生時,很多鎮民均有聽到槍聲大作!     該夫妻口述:   該隊部置雙哨,後期因防槍枝被搶,開始安拒馬,上掛易開罐,鏗籠鏗癃作響。. w6 O2 X) y1 M& o+ g- f" U9 T0 x
6 [" @1 U; R! ^* d2 U' J* U
" }2 {! Z  a' Z: `, W: d2 I
3 m/ |& G3 S" W; K7 f2 ?
※警備第二總隊-林邊中隊-崎峰班哨據點※
' i, l; T" w* o4 u' s9 d4 d) j
+ X9 H2 _: K" R5 N% w警總裁撤後移交南巡局繼續使用,因此免於被拆,但該址目前已棄用! 另建一棟新式紅外掛安檢所。2 ]& \9 _# `+ Z& t/ \, X2 a
60年代末期曾發生內部軍安事故慘案,殉難人員遺體均埋葬於班哨前沙灘由同僚祭拜,前幾年均已移往前方林邊示範公墓。
) u$ }" z; }6 v! s1 A) b0 _1 }3 {' c) ]' Q! }

8 h5 s9 B8 n& h% ~4 q% o※班哨據點一側4 _4 e+ I. Y* v, v
9 X3 ~% m; q* Z- `2 y8 F& s

" o3 _0 ~/ d: J$ G  Y( ?※崎峰班哨廢棄的哨崗之15 l4 b( ~: \% j5 x3 X6 Z' b( }
/ i" B, q! N8 L0 L, I& ?: Q
; K- {) W* ~- j. D7 n0 ]% B3 m
※崎峰班哨廢棄哨崗之2 ,旁為新建安檢站6 U2 j7 s- a/ d3 P+ X- L& p8 S# s

% T. F4 w8 ~/ n3 f- B* d( v+ H( ?1 a1 Y. X
特別感謝當地許先生、許太太提供熱情協助。許先生說我太晚來,他剛從殉難者親屬家中返回,懶得再出門了,因此少了口述記錄+ K/ b' P! V$ v$ n4 D( q* ]8 t
該案例林邊鄉民稍有歲數者均記憶深刻!
puriso 發表於 2007-9-21 01:04: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文相關的回應中,所提到的崎豐哨,現歸屬於岸巡第六二大隊,& I3 Q+ A0 Z2 m$ J( t8 x8 M
小弟服役時,廢哨還列入考察督導區,沒想到,曾經發生過這種慘案!
- Q6 J8 B7 \4 \! p8 Z
7 v" @6 {. N! e# x: F5 R唉!關於學長學弟制,某種程度上,是有它的功效。勤務、站哨、業
! u; f7 J* {1 c9 ?% Z* b6 ~' k務、體能,在基層,都是靠著學長對學弟的要求,一代代傳承下來。4 I8 D5 p. c" y
不過,團體中的生活,常有極化的現象,一次又一次的要求,
: t. ~1 d  O) ?5 F就像梯次操一樣,一梯會比一梯更操 走火入魔的結果,就是「不當管教」了。# d1 y. Y/ z; r! X  M
) c+ M8 d! N* q. g) |  F/ s; V0 j$ K
7 g- \. V' s0 T6 y
如同學長們所提,如果軍士官幹部能負起領導統欲之責,不放任阿兵哥亂搞,
; }* R$ W  i# h& c! U這種慘劇,應該不會再發生吧!!!4 p2 E5 Z# q! c% t+ b- W& f# e

9 t! B- B/ k9 Y8 b, O1 d4 V4 I  x2 M  p" K7 M$ Z
補充小弟所聽到的不當管教案例,以下情況大都發生在晚上步巡之時:
  M) q4 f2 d  k: N* i( v「流星趕月」:新兵必須隨著手電筒光線所指之處,進行搜索。(比左去右回還狠)( G1 w) E0 I* h. O
「七龍珠」:老兵隨意撿拾數顆石頭,作上記號後,隨意丟擲到沙灘上或防風林中,9 k) ]3 X* ?; \' j
                  新兵必須在時限內找回,找不全則操體能;找全了,更好,因為老兵
) A3 I* z  T4 e4 Q) G9 Y; G5 J9 S                  可以許願(七龍珠找全了都可以許願呀),通常都是凹學弟買飲料、宵夜!, t, e: B4 w4 e
另外還有「黃埔十道菜」,或海巡特有「加料三明治」:
7 w- ?2 I0 U& l5 b" n: c; d「加料三明治」:要新兵打手槍,並將打出來的豆漿,塗抹在土司麵包上,作成三明
3 O3 E# E  @% i# b                  治,並要新兵吃完。
(孰可忍、孰不可忍)2 P2 z# J( J4 ]2 D! N6 b7 @
以上種種,如果遇到耐壓程度不足的新兵,難免造成憾事!!一嘆也!% y. n7 S* q- {, m. k
9 @; O( c; Y! r: D" ?4 w
[ 本帖最後由 puriso 於 2007-9-21 01:07 編輯 ]
d61103 發表於 2008-7-11 14:16:40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恐怖...

海巡虐新兵的方式....
) h. O# r& V* v" }' B難以想像0 Z0 u2 ~7 r3 B$ ?# t$ F- R$ Z$ c
不過應該不會再發生了吧: T; V. d8 n+ t1 I; q
為什麼都會發生這種鳥事...
cmshie 發表於 2008-9-2 11:18:0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看過海巡學弟被學長整的經過,雖然那時已經掛階,但是那時還是菜士官,根本不敢吭聲,也算是一種遺憾![dabin13]
yu-chi 發表於 2008-9-2 12:23:00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puriso 於 2007-9-21 01:04 發表 1 d: B2 \2 x9 P6 `
.....另外還有「黃埔十道菜」,或海巡特有「加料三明治」:「加料三明治」:要新兵打手槍,並將打出來的豆漿,塗抹在土司麵包上,作成三明治,並要新兵吃完。....
4 f. p( Y' \. u" H2 A$ m- o9 i" ^
......................................................................................................................................
4 \' Y; P7 L( q; O7 u( m8 d回3哨puriso:
. Z$ B3 ^0 D0 _9 h: O0 _
1 C; c" o. B* o& o: b- t貴大隊我待了也有好幾年的時間怎麼都沒有聽說過有這回事呢?
0 P- }; Y! m/ f% ?% z& M, o
# _# x8 Q' b; r& A! i這些都是"子虛烏有"的事聽聽便罷!前人說的事沒有人可以證實,淨是道聽塗說.
瘋狗 發表於 2008-9-2 18:31:0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家玩兵的把戲都差不多啦!!流星趕月我們叫做"閃電超人"老兵用哨所探照燈照到哪新兵叫要跑到哪!站大門無聊就把兩個站哨新兵叫來玩"快打旋風"兩人各站一邊老兵一人操作一個新兵,老兵喊昇龍拳新兵就要做動作,有時新兵為了怕輸常常發生弄假成真的局面.
5 B0 d" s: g6 ~% G七龍珠倒是第一次聽到,挺有創意的[dabin14] !!林邊海巡班哨在我當兵的時候,我學弟是林邊人,我去她們家玩過,那次去海邊釣魚時經過堤防邊有看到廢棄的海巡班哨,當時大鵬灣公園已經下沉關閉了,林邊從以前就是偷渡走私軍火的天堂,到現在還是一樣,沒了海巡只見黑道火力越來越強大,哪一天搞不好黑道都拿RPG火拼了.林邊釣魚很好玩,買些砂蟲站在水深到膝蓋的地方用個8呎左右的竿就能掉到白鲳魚,但是多數都釣到螃蟹比較多[dabin] .
天天平凡 發表於 2008-9-21 00:31:42 | 顯示全部樓層
可悲啊!一次我也和搭档说起,如果谁一时想不开拿枪对准自己人开枪,那简直太可怕了,一点防备也没有。可是现在上面对工作中要用枪的人的精神状态并不关注
youeatmejp 發表於 2009-5-29 20:11: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有問題的士兵,大概可以從服勤的狀況看出來,正哨,全副武裝,副哨,空手或是木棒一支,有時連刺刀都沒有,這大部分都是「盯住」列管人員的方式
takosun 發表於 2009-5-29 21:21:25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老潘 於 2006-2-12 21:27 發表
/ |! b# H" v$ J3 _7 r7 C5 o2 g' I
有一位宋澤萊寫的"打牛湳村",因屬於台灣本土文學,戒嚴的時候被列為禁書。作者在序裡會寫道這個案例,茲摘拮提及的該案例如下:
2 \3 M, Q7 }- ^3 d3 Y4 hhttp://bbs.ntu.edu.tw/cgi-bin/re ... E9EKM&type=file
  J/ G5 e& g* l
& N8 t7 ^0 @5 y3 S! V+ x% A6 ~- [( l ...

4 t+ I" ]% g% {1 a" [3 _1 g. g. @
看了哨長的帖,2 U. Q! V- _' i+ K0 E
的確讓人很傷感,
% I  Z' U; z/ Q" Q如果換了任何人處在當時,/ P% q3 a  T9 d  d
應該也都有一樣的心情,. I) T: j) j) i# d
0 i( ], R1 Q# q  t9 m; c
想請教一下潘sir,
  e  L9 s) S% O8 d, H你提到老士官是不是指跟著國軍撤退來的老班長~) [: v2 V% }# V+ v' O4 T! C
我以前隊上也有多位的老班長,
: j) w0 m1 A; D* j: q- B( U有些一直沒有成家住在營區的,
6 e! Y% v  W% Z0 g因為思鄉情愁,* ~4 i6 H8 j% h1 l5 M
有時情緒起伏比較大,
& Q$ k' ]2 L) P; D9 j) i; A還好空軍地勤分隊沒有配置武器,
( R4 S: u9 l9 R9 z. V3 M但是當時很多老裝備只有老班長能修,* q: K# N! S5 U( v2 ]# J* d
所以也算單位的主力,% ]7 i3 r( X6 c2 o
現在感覺好像就短短時間就通通退光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後憲

本版積分規則

禁閉室|手機版|Archiver|後憲論壇

GMT+8, 2021-6-13 10:45 , Processed in 0.06392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