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陸軍] 兩則與洪仲丘案尚稱有關的友軍新聞評論

兩則與洪仲丘案尚稱有關的友軍新聞評論

獨家/542旅、269旅旅長即將出爐! 陸官59期受矚目

NOWnews – 2013年7月27日 下午9:11

記者林弘展/台北報導

陸軍六軍團裝甲第542旅及摩步第269旅兩位聯兵旅旅長,相繼因陸軍下士洪仲丘案遭到調離現職處分,有關接任兩個聯兵旅旅長人選,經高層評估應以精實、專業、選優及危機與公關能力首選之資深上校接任前提下,目前兩個聯兵旅旅長人選已呼之欲出!

根據本報得知內幕消息,目前接任陸軍六軍團裝甲第542旅及摩步第269旅旅長人選以陸軍官校第59期畢業的優秀軍官為首要考量!

目前裝甲第542旅旅長接任人選,已排入現任陸軍官校學生指揮部指揮官于北辰上校接任呼聲最高。接任陸軍第269旅旅長人選,已排入現任國防部駐行政院上校聯絡官廖建興呼聲最高。

現任陸軍官校學生指揮部指揮官于北辰上校:陸軍官校第59期裝甲科畢,曾任裝甲連長、陸軍第542旅裝甲營營長、組長之後,因本職學能優異,調升陸軍官校學指部指揮官一職。

現任國防部駐行政院上校聯絡官廖建興上校:陸軍官校第59期步兵科畢,曾任步兵連長、營長、陸軍第269旅參謀主任之後,因本職學能優異,調升國防部駐行政院上校聯絡官一職。

據調查,這兩位接任陸軍六軍團裝甲第542旅及摩步第269旅兩位聯兵旅旅長熱門人選,不僅都是高華柱極為重用的愛徒,在黨政關係上更有其特殊背景。諸如可望接任陸軍裝甲第542旅旅長的于北辰,是高華柱擔任陸軍學指部指揮官時的陸軍官校第59期實習旅長(實習旅長為該期最優秀學生擔任)出身,現在又跟隨恩師之後,接任當年高華柱擔任的陸軍學指部指揮官一職。

而可望接任陸軍第269旅旅長的廖建興上校,廖建興與于北辰一樣,同樣是在高華柱擔任陸軍官校學指部指揮官時的陸軍官校第59期實習旅政戰處長(實習旅政戰處長為該期前三名學生擔任)出身,也是輔佐高華柱帶領陸官59期的愛徒!廖建興從軍資歷更曾經擔任過國防部海岸巡防司令部司令侍從官、而當時的司令即為現任國民黨不分立委陳鎮湘。

軍方高層指出,陸軍六軍團裝甲第542旅及摩步第269旅兩個聯兵旅是北部地區戰力最強的機動作戰部隊,但卻因為洪仲丘事件發生後,才知這兩個戰力最強的聯兵旅已從根爛起,高華柱為整頓這兩個旅的戰力,規劃調派陸軍官校第59期最優秀的兩位愛徒接掌兩個聯兵旅旅長,雖然又是「高家軍」人馬卡位的佈局外,頗有重振「迅雷」(陸軍第542旅代號)、「雄獅」(陸軍第269旅代號)軍風的人事佈局考量。

-----------------------------------------------------------------------

內部投訴/八軍團四支部指揮官操傷官兵

自由時報 – 2013年7月28日 上午6:10

〔自由時報記者黃佳琳/高雄報導〕洪仲丘案引發連鎖反應,近日有八軍團士官向本報爆料,陸軍八軍團下屬的聯勤第四地區支援指揮部少將指揮官陳立中,以訓練體能為由「硬操」官兵,導致部分官兵受傷向上級反映,陳立中卻指著自己領口上的「星星」,反嗆「除非你官階比我大,否則再怎麼申訴都沒用」,因此被部隊弟兄戲稱為「官階哥」。

八軍團幹部私下透露,陳立中自視甚高,常說自己後台「很硬」,就算有人告發他,他嘴邊還常掛著「越告我越紅,升得越快,這顆星星就是被告出來的」。即使上級多次規勸他不要「玩」兵,但陳仍不為所動,八軍團幹部無奈指出,國軍存在如此人物,難怪沒有人敢來當兵,「長官再不處理,真的會有兵被他玩死!」

「我們不是草莓兵,我們願意接受合理的訓練,但請不要把我們當狗玩!」爆料士官指出,陳立中去年八月到任後,每天都會要求官兵加強體能訓練,即使官兵因業務需求加班至半夜一、兩點,隔天按規定可以補休,但陳立中仍要求官兵不得補休,早上五點就要起床跑三千公尺,跑完後也沒有做緩和運動,立刻要求官兵做起立蹲下的腿部肌力訓練,經年累月嚴格訓練下,已造成多位官兵膝蓋韌帶受傷。

爆料士官表示,前陣子「官階哥」集合所有官兵訓話,一邊用國罵罵官兵都是懶蟲,還不斷要求官兵重複起立蹲下達半個小時之久,多位官兵因此肌肉拉傷。官兵越級向八軍團中將指揮官鄭德美告發,但不管如何向上級反映,「官階哥」還是每天持續「玩兵」,質疑根本是「官官相護」。

軍方︰已督促改正

八軍團政戰主任吳榮軒受訪指出,今年五月起陸續接獲官兵陳情,投訴陳立中「領導統率」失當,截至本月十一日,共有四件投訴案,軍團指揮官鄭德美曾多次輔導、溝通,陳也允諾會改善脾氣,十一日後再也沒有接到任何陳情案。

聯勤四支部政戰主任鄭擇宗指出,軍方訓練體能有一套標準模式,若確有官兵因而受傷,將派員深入瞭解。

記者致電陳立中查訪,但陳立中並未接聽手機。雖然八軍團高層否認有官兵進行體能訓練時受傷,但根據軍方內部網路留言指出,多達數頁的留言指控陳立中用國罵、高壓統治的方式「玩兵」,還有人因而受傷。爆料士官認為,八軍團高層仍只想息事寧人,讓人相當失望。

***************************************************************

簡評(待續):
1.        關於聯勤四支部陳指揮官的脫序行為,如係為真而仍屢勸不悛,相信軍職難以久保;殊難想像渠既為國家賦予重任之少將指揮官,竟有類此盛氣凌人、專擅跋扈的自大行徑,怎不令有識者憂心孔棘?惟審觀洪案之542、269旅兩位旅長亦傳為高部長愛將,其中之一甚傳有更高層背景撐腰,其下場又如何呢?
2.        至於即將接任542、269旅之兩位新銳準旅長,本文則抱以期待祝福、樂觀其成的態度,其中一位準旅長,學弟則有第一手親身體驗之觀察;惟為免徒增枝節,待渠等真除後再行發表,學長們且拭目以待。

[ 本帖最後由 auditorkimo 於 2013-7-28 06:59 編輯 ]
TonyChiu.預官38期77年甲班.憲校受訓→莒園整訓→新竹隊→79/05憲訓中心退伍

TOP

回覆 哨長 auditorkimo 的帖子

報告學長,我覺得這種報導很不平衡。本來就是這樣,軍隊就是絕對的服從和權威,少將和少尉都一樣,操練只要合法,只要能夠有戰力,軍令如山,哪能兒戲。記者以偏概全斷章取義,我想這很明顯。不會有什麼少將真的這樣說話;即使別人如此指證,但記者有無親自訪問該指揮官,是否有足夠證據,還是心有不服的官兵捏造指揮官的言行?這點如果不經查證而胡亂報導,豈不是又一樁媒體殺人?而未經查證胡亂報導的媒體,值得這樣幫他傳播嗎?
引用:
「我們不是草莓兵,我們願意接受合理的訓練,但請不要把我們當狗玩!」
這種話,也只有草莓爛兵才講得出來吧。什麼叫做合理的訓練,什麼叫做當狗玩?這點我覺得已經講過太多,學長您要是真的相信那些草莓爛兵的標準,那小弟也沒話說,講實在的,當兵有選擇怎樣操練的權利嗎?那要不要對敵人說「我們願意接受合理的戰爭,但請不要把我們當狗一樣殺死」?我認為加強體能和戰訓是應該的。操一操練就跑去申訴是很軟弱的。我絕不後悔這樣說。現在的兵實在頑劣和懶惰,我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是這是艘賊船!

學長您認為是要照顧那些爛兵嗎?可是小弟覺得那種說法是在增加更多不幸的士兵。這些兵已經過得夠爽了,平日不操練,熱天不上課,放假比以前多,要求比以前少,等到必須要訓練時是不是會死一票?

更進一步的說,這種讓國軍慢慢弱化的主張,漸漸的會讓國軍戰力降低,讓所有部隊的指揮官都不敢要求,最後就是國軍土崩瓦解,戰力和士氣都降到谷底。您認為是在照顧這些兵,可是戰事要是突然發生,既無訓練又無士氣的部隊,我看是必死無疑,戰損超過九成也不意外。或者根本軍心潰散,士無鬥志,這樣的部隊又要來何用?這些兵送上戰場,等於送上墳場!!

然後另一則新聞,怎麼講著講著,又變成誰要升官誰是愛將的問題。講難聽點,這種新聞根本就是狗屎不如。國軍會淪落到今天的地步,就和誰「接班」,誰是誰的「愛將」,誰是誰的「人馬」很有關係。軍人不務正業,在上位者不斷培養親信班底,在下位者不斷逢迎爭寵,加上這種新聞推波助瀾,真可謂是無恥又沒品。軍人不要說有沒有背景,有沒有依靠背景升官了。只要是讓人知道有背景,讓人抓到有背景,就已經是要不得的行徑在上位者也不必培養親信,只要被人指出誰是他的「子弟,親信」也就可恥的不得了。上下交相賊,如果有背景是不對的,那所謂「新銳」的兩位旅長也不過是一丘之貉,沒有什麼高明的啦。

我認為現在要治療國軍陳痾,第一件事情就是加強戰訓,排除私人,專業掛帥,一切恢復以前的高水準從嚴從難訓練。這些小屁孩就要長官拿出魄力,好好的狠狠的訓練下去。沒有什麼可以鬆懈的,台灣的戰略縱深有多深,如果不靠每個現役軍人的戰力,以及厚實的後備部隊,要怎樣能夠在短時間內擊退敵人?每年漢光兵推都說國軍第一時間敗退,靠動員力量集結軍隊後,殲滅敵主力,驅逐殘餘之敵,藍軍獲勝。這種說法,按照目前的訓練狀況,再過十年豈不是變成幻想,因為現在退伍的官兵,已經早就變成操也操不得,稍微嚴厲一點的訓練就說把他們當狗玩,既沒有體能戰力又沒有精神戰力的爛草莓,那要動員誰,要集結誰?

學長您自從洪案來的意見,小弟都有仔細閱讀,您真是對台灣的年輕人有很多的慈愛和關懷,不過小弟要提醒您,平時少流汗,戰時多流淚。以不教之民戰,謂之虐。真正的虐待絕非體能上的嚴格要求。真正的虐待是,明明是軍人,卻不給他真正的軍事訓練,真正的體能要求,真正的精神戰力。

大家都是希望國軍好,不會希望國軍爛。可是國軍要是不訓練,不精實,士兵體能不行,就是ㄧ張嘴行;操練不行,就是到處亂捅最在行,這樣的國軍,是誰也不樂意見到的吧?

TOP

學長所言甚是,且坦言之,您的精神學弟是肯認的。因知您是外省第三代的子弟,故先跟學長套套交情,您或許因此對我更能感同身受:

我今年47歲,憲兵預官38期77年甲班,這些您都知道,但我是所謂的正統眷村第二代(我家55/2月遷入桃園龜山陸光二村、我55/3出生),先父所從屬的陸軍特種部隊後來改制為我憲兵205指揮部,也因此學弟與憲兵甚有淵源。所以我們的祖父輩皆曾經過顛沛流離的戰爭生活,學長可認為您我與我們的後代也該當那些政黨政敵之誓不兩立而非得拚個你死我活嗎?日後有機會學弟還會分享些我個人軍旅生涯的小故事。但是,請學長告訴我:民國44年,先父轉進到海南島因故退守到台灣,就在那次戰役雖然共軍號稱殲滅了(好像是胡宗南將軍)的國軍而被共軍強召我唯一親伯父戰死,而戰敗轉進得先父也因此戰役而頭腳部皆有砲彈傷之後遺症,試問,他們親兄弟有何仇恨必須戰死方休?結果是一陣亡,一重傷;我祖父母還為此椎心刺骨、哀痛逾恆至死方休啊!那時才16歲、18歲的兩人有選擇權嗎?手無縛雞之力的我祖父因身為縣長兼醫生且最重要的16歲兒子叛逃而被歸類為黑五類豈有此理?而先父因查有兄長為共軍致難升任要職;凡此種種,在上位者難不成不該為此悲劇負責嗎?或許學長您日後有機會我能夠提供給您更多我在部隊中親身體驗之經過或許就能有所體諒。

[ 本帖最後由 auditorkimo 於 2013-7-28 09:27 編輯 ]
TonyChiu.預官38期77年甲班.憲校受訓→莒園整訓→新竹隊→79/05憲訓中心退伍

TOP

回覆 3哨 auditorkimo 的帖子

報告學長,軍隊要用在何處,何時機使用,要不要宣戰作戰,這是政治面的事情。但是軍隊的戰力和保鄉衛國的任務則是一個不同的問題。我是相信終極的和平,但是國軍有階段性的使命,在政治上兩岸達成任何進展前,國軍沒有理由自廢武功,軍人的本務是作戰和訓練,更是和仇恨無關,上級交付的命令不管是和是戰,部隊都要有執行的能力,否則照您的說法,軍隊不是解散就算了?

小弟的家人也有許多不同的顛沛流離,不同的天倫悲劇。但是沒有人會同意,國軍應該放棄抵抗。您要是希望這世界上再也沒有手足相殘父子離散的悲劇,難道不該支持一個強有力的國軍,一個訓練精良能夠有效保衛國家的國軍,讓對岸的政府不敢輕言開戰,讓台灣在安定下找尋出路?難道不該讓所有當兵的戰士都是堅忍不拔,訓練有素的戰士,所以人民老百姓不會遭受敵人的侵略和蹂躪?今天台灣根本不會想要開戰,但是事情該我們決定的,只剩下下定決心,打造一個真正精實的國軍,才不會造成更多的妻離子散,才不會產生更多的孤兒寡婦!

國軍制度和世界各國的軍隊一樣,都有死角。這有什麼辦法,軍隊本來就是特殊的組織,其目的是以武力手段達成政治目標,也因此,軍隊發生的事情不該用民間角度去判斷。如果一廂情願不斷用民間的標準去干擾軍方,就會產生以上我說的效應,軍方從此不敢做任何事情,只求不出事就好。我想照這種辦法搞下去,的確不會出事,但是也不會有戰力。

TOP

兩則與洪仲丘案尚稱有關的友軍新聞評論

1、有兩位優秀軍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願接任這燙手山 芋,應有其過人之處,大家拭目以待,看其如何整頓這個爛攤子。
2、升任將軍了,而且是一個涼爽單位,有需要一個將軍親自帶兵出操嗎?那其手下的參謀是幹什麼吃了?現在的兵那麼不耐操嗎?以一個青年人來說,無繁重的戰備演練,只是辦理一個業務,竟然無法應付隔日一個兩小時的晨訓,老實說申訴士兵心態,實在有可議之處。

TOP

當年我們營調來一位步科的營長,他是來補資歷的人很精實,但是有一回裝備保養他爬上我們在做跑塔保養的戰車想看看我們在砲塔裡有沒有摸魚,

我們在砲塔內脫到剩內衣被他說衣衫不整禁足,叫他老人家進去砲塔試試看!戶外35度砲塔內接近37度以上!
檢查射控系統,打開TTS熱源成像儀前要先"standby",等standby燈號熄滅,才能啟動到"ON". 在standby的時候會有馬達運作的鳥仔聲,該營長就很緊張的說:什麼聲音?是不是要爆炸了 ??然後跳下戰車走了,我的天哪~!這樣是怎麼當戰車營營長啦!而且旅上的戰甲車輪車,他幾乎都喊不出名稱!唉~~~~~!!!!!!

希望,這些本科接任可以帶起軍中風氣,精實剛好就好,軍中的相處讓大家覺得當兵是個大家庭,互相照應,士官本職學能給我搞好來,不要只會拿官階壓自己是個廢材!!!!

[ 本帖最後由 瘋狗 於 2013-7-28 10:00 編輯 ]
陸軍第1721梯次
陸軍領導士官班84年六期
金六結>士校>裝校>陸軍獨立第九十五旅
軍械士中士副排長

TOP

現在的軍人說不是草莓兵,卻爆料願意合理的訓練,簡直就是狗屁的廢話
我當班長時,也接業務也要卡勤務,更別提還要負責班兵的雜事,我也沒有怨言
因為我很清楚,也是很重要的一句話:我是志願來的,沒有抱怨的餘地

尤其高裝檢與整訓結訓測驗相衝突時,可說是承辦業務與班長職務的噩夢
晚上又得卡安官或預備隊勤務,又得完成手上的業務,晨操照樣入列,
補睡是啥?能瞇上2~3小時就是恩寵的美好時光了,只會計較自己福利的...話能信嗎??

再者:這篇報導問題百出,我們繼續發掘問題的真相
早上五點就要起床跑三千公尺,(當過兵的都知道,夏令時間05:30起床,05:00起床跑3000,若真有此事,這部隊的精實是肯定的)

跑完後也沒有做緩和運動,立刻要求官兵做起立蹲下的腿部肌力訓練(按常理跑步前一定先來個國軍體操吧!若跑步不算腿部緩和,我還真不懂是甩手嗎?)

經年累月嚴格訓練下(報導稱今年五月被投訴,短短幾個月被形容經年累月)記者的功力令人折服

哇靠!這位將軍真是可惜了,如果當時他在金門服務,以這嚴謹的帶兵方式,金門軍營就不會被幾個小混混給打趴了
剛好又是主管後勤的單位,精實的訓練忍不住,太爽的日子呢,營區幾個人集合又打不過小混混,這樣軍人還自稱不是草莓
不是草莓我想應該就是蘋果吧
【本論壇非官方網站,發言前請先參閱論壇管理辦法如下紅字連結,本論壇謝絕政治、統獨及人身攻擊等言論
【中華民國後憲論壇管理辦法】

期別 : 預士189期 三年半志願役
單位 : 憲兵201指揮部228營第3連>士官大隊12隊

TOP

總而言之:兵該練還是要練,官該查還是要查,這是兩碼子事無法混為一談,但現再卻混為一談;要塞堡壘法沒有空窗期,但是現在就有空窗期,一大堆記者帶著攝影器材猛拍,不知道裡面有對岸的人嗎?這就是國防部給我們的精實案嗎?個人淺見應為"驚死案",真是嚇人的國防政策
526T(84.11.03-86.11.03)
憲訓中心(三營十五連)、崇實連、中央廣播電臺班、中山橋班、敦化排、基地訓練(興德里)、華江橋連。

TOP

多是服兵役的,為什麼兩者之間的差異性,怎麼會有天壤之別,想當初剛入伍時,還是一個什麼多不懂的年輕小伙子,分隊長下達命令後的動作,是迅速的到位,連吭聲多不敢,還搞申訴,真的是「走不知路」。

TOP